<noframes id="3pp7n">

    <track id="3pp7n"><strike id="3pp7n"><strike id="3pp7n"></strike></strike></track>
    <pre id="3pp7n"></pre>

        <big id="3pp7n"></big>

        體育研報⑧|校園體育意外傷害這一“緊箍咒”,日本是如何破解的?

        新華網
        2020-12-14 15:35
        實現“不鬧也賠”和“鬧也不賠”。

        ????????2020年12月2日,教育部發布其對《關于解決學校場館對外開放難的提案》的答復。答復中提到,為防范學校體育運動風險,根據《侵權責任法》等法律,教育部印發《學校體育運動風險防控暫行辦法》,要求學校健全學生體育運動意外傷害保險機制,通過購買校方責任保險、鼓勵家長或者監護人自愿為學生購買意外傷害保險等方式,完善學校體育運動風險管理和轉移機制。

        ????????此外,2019年,教育部會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等部門印發《關于完善安全事故處理機制維護學校教育教學秩序的意見》。明確強調以保險機制為核心建立多元化的損害賠償機制。學校確有責任的,要依法、及時進行傷害賠償,實現“不鬧也賠”。學校無責的,明確禁止不顧法律原則的“花錢買平安”行為,實現“鬧也不賠”。

        ????????作為中國的鄰邦、同屬東亞文化圈的成員,日本在體育領域取得了一系列的成績和進步,其相配套的風險管理和轉移機制功不可沒。在學校體育領域,其保險產品的設計及保障體系的建立,均對我國完善學生體育運動意外傷害保險,一定程度上對緩解我國“花錢買平安”、“緊箍咒”般束縛正常校園體育活動等學校安全矛盾具有啟發意義。

        ????????一、日本學校事故互助支付保險制度概要

        ????????1.日本學校事故互助支付保險制度簡介:

        ????????體育運動傷害事故同時具有意外事故外來性和突發性的特征,但保險公司在設計個人意外傷害保險時通常都不將體育運動傷害事故包含在其中。因此,早在1960年,日本政府便已開始推行學校事故互助支付保險制度(學校災害共済給付制度,以下簡稱“此制度”或“該制度”),該制度是由個人、學校、地方和國家共同搭建的一種互助保險體系,旨在覆蓋學生在校期間所面臨的個人意外傷害事故和體育運動傷害事故。該制度相比于其它常規意外事故保險,它有效的轉移了日本學生在校期間參與體育運動的風險。

        ????????日本學校事故互助支付保險制度作為一種互助保險具有特定的互助人群和特定風險覆蓋。

        ????????

        ????????與一般的意外傷害保險相比,該制度互助保險具有顯著的特點。一、受眾的局限性。該互助保險的受眾僅局限于特定的互助團體,僅為學齡階段為高中及其以下的在校學生;二、保險的針對性:日本學校事故互助支付保險制度的設立主要是為保障在校學生這一群體在校期間所面臨的特殊風險(例如學生體育課和課外體育活動期間會面臨的體育傷害風險等);三、投保人和保險人利益一致性?;ブkU組織沒有外部股東,由全體投保人共同所有因此能確保投保人與保險人之間的利益一致并更好地實現以客戶利益為中心。而日本學校事故互助支付保險制度同樣也秉承著投保人與保險人利益一致的特性,該制度的發起人為日本體育振興中心——搭建學校安全保障體系是其重要的工作職責之一也是政府對其工作重要的考核指標。因此在職責與考核的驅動下,日本體育振興中心對于日本學校事故互助支付保險制度的設計和管理是更基于投保人的利益;四、非盈利性:互助保險是介于社會保險與商業保險之間的保險模式(雖沒有社會保險的受眾廣泛性但也沒有商業保險的盈利性),它的經營理念是基于對于互助群體的風險保障。而日本學校事故互助支付保險制度同樣也秉承了這一點,根據日本體育振興中心每年所發布的財務報告書顯示,該制度所獲保費全部都用作對互助受眾的賠償。(以2018年為例:保費總收入為16,059,669,000日元,賠付總支出為18,181,049,000日元)。

        ????????日本學校事故互助支付保險制度最初是基于1959年日本內閣簽署的《日本學校安全法》所建立?,F今日本學校事故互助支付保險制度的運行與管理主要基于《日本體育振興中心法》為代表的基本法律和《日本體育振興中心災害互助合同條款與條件》為代表的基本規章制度。

        ????????根據《日本體育振興法》和《日本體育振興中心災害互助合同條款和條件》等相關法律法規的規定,日本體育振興中心根據不同地區、是否為義務教育學校和不同類別的學校采取了差異性定價的策略。

        ????????2.日本學校事故互助支付保險制度成效:

        ????????2.1參保表現

        ????????總體上,自2010年到2018年這8年時間當中,日本學校事故互助支付保險制度整體參保率分別為96.5%、95.9%、96.3%、96.1%、95.7%、95.7%、95.3%和95.4%,整體參保情況較為穩定,加入日本學校事故互助支付保險制度的學生數量覆蓋了日本高等學校以下的學生總量的95%以上。分學段來看:小學、中學、高等學校和高等專業學校的參與率相對較高(均高于整體參與率);幼稚園、保育所參與率較低(均低于整體參與率)。

        ????????2.2賠付表現

        ????????以日本2018年醫療費用賠償金的狀況為例,可以看到不同學段學校的保費設置與其醫療費用平均賠償金、給付率(醫療費用賠償事故件數/參保人數)之間存在較為明顯的相關性。

        ????????根據日本學校事故互助支付保險制度對于賠償金種類的設定,其具體劃分為了醫療費用賠償金、殘障賠償金、死亡賠償金三類。

        ????????醫療費用賠償金主要針對被保人就醫時所需花費的醫療費用。自2014年到2018年,日本學校事故互助支付保險制度的醫療費用賠償平均額度(賠付總額/事故人數)呈現上升趨勢,但其給付率(醫療費用給付人數/加入人數)卻呈現下降趨勢。醫療費用賠償平均額度上升的主要原因是日本整體醫療費用的增加,日本厚生省2018年《醫療費白皮書》披露:2016年日本國民醫療費總支出為421381億日元,相比2014年增加了13310億日元(增長率為3.26%)。給付率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得益于日本學校安全教育的推廣形成日本學生患病、受傷的事故數量減少。2014年日本高中及以下學生患病、受傷事故數總計為1088487件,2018年高中及以下學生患病、受傷事故數總計僅為991013件。

        ????????殘障賠償金是針對被保人因意外造成身體殘疾后的賠償費用。自2014年至2018年,日本學校事故互助支付保險制度的殘障賠償金總額與發生事故數量都相對穩定,但不同年齡階段的學生所面臨的殘障賠付概率是不同的。以日本學校事故互助支付保險制度2017年與2018年不同類別學校的殘障賠付金情況為例:就賠償金額總量和殘障事故發生數量來看,事故主要集中在全日制白天高中,其賠償金額在2017年和2018年分別達到了1,025,740,000日元(占比達到了62.5%)和981,410,000日元(占比達到了58.1%),其殘障事故發生數量在2017年和2018年分別達到了225起(占比達到了56.5%)和224起(占比達到了55.6%)。

        ???????死亡賠償金是指針對被保人因意外造成死亡后的賠償費用。自2014年至2018年,日本學校事故互助支付保險制度的死亡賠償金總額與發生事故數都相對穩定,但不同年齡階段的學生所面臨的殘障賠付概率是不同的。以日本學校事故互助支付保險制度2017年與2018年不同類別學校的死亡賠付金情況為例:就賠償金額總量和死亡事故發生數量來看,事故主要集中在全日制白天高中和中學(初級中學),這兩種類型的學校賠償金額總量在2017年和2018年分別達到了1,013,600,000日元(占比達到了79.2%)和1,363,600,000日元(占比達到了75.3%),這兩種類別的學校死亡事故發生總量在2017年和2018年分別達到了43起(占比達到了75.4%)和55起(占比達到了74.3%)。

        ??????? 二、日本學校事故互助支付保險制度

        ????????運行模式

        ????????日本學校事故互助支付保險制度是由個人、學校、地方和國家共同搭建的一種互助保險體系。該體系通過籌集社會資本來提供保障資金,動用行政的力量進行推廣和落地,最終實現能承擔學校及社會對于學生在校期間遭遇到疾病、傷殘、運動傷害和死亡事故時的賠償責任,并及時給與受害學生資金上的幫助。

        ????????在整個日本學校事故互助支付保險制度申購歷程中共涉及四個責任主體,分別是監護人、學校、地區教委會和日本體育振興中心。這四個主體在日本學校事故互助支付保險制度申購過程中的具體職責及申購流程如下:

        ????????

        ????????該制度具體運作方式是:學校、道府縣的教育委員會和日本體育振興中心都會參與到互助保險體系的具體監督和管理上。但在具體實施當中,日本體育振興中心則扮演著核心角色。該中心作為獨立行政法人與各個學校簽訂傷害互助合同,并根據合同的規定在學校管理下學生發生負傷、患病、殘疾和死亡的事故時,對學生提供應有的醫療費賠償、殘障賠償和死亡賠償。而賠償金的主要來源主要是學生加入互助保險體系時由學生家長和當地教委會的共同出資與國家財政所提供援助基金。

        ????????三、關于建立我國學校體育保險制度的借鑒性思考

        ????????1. 重視保險在學校體育中的重要性

        ????????健全的體育保險制度,不僅可以有效保護活動組織者和參與者的利益,還可以極大地促進體育事業及產業的發展。日本通過搭建未成年體育保險體系極大的覆蓋了日本義務教育階段學生在體育活動中會遭遇的相關風險,行之有效地保障了日本青少年體育的發展。國內目前針對學生校內體育活動保險也已有初步嘗試,如由政府財政撥款向保險公司采購相關產品,實現特定場景下的風險轉移。重視保險在管理學校體育安全風險中的重要性,因地制宜開展保障體系建設,可以為孩子們織就一道可以在其中勇敢運動的保護網,同時讓學校不再為意外事故提心吊膽,為提升學生身體素質營造良好的外部環境。

        ????????2. 明確權責界定,保障學生體育權益

        ????????在日本被害人救濟制度,是以過錯主義為原則。過錯責任原則,是指只有在基于故意或者過失侵害他人的權利或利益造成損失的場合下,才會負擔相應的損害賠償責任。但在實際操作中,責任確定與賠償權利的實現都存在比較明顯的問題。首先,加害人侵權行為的確定必須體現《日本民法》第709條規定的五個要件,即責任能力、損害的發生、基于過失與故意行為、行為的違法性和行為與損害間有因果關系存在。其次,《日本民法》第417條與第722條雖規定“損害賠償以金錢賠償為原則”,但在實際情況中往往會存在責任人無力承擔的局面。而日本學校事故互助支付保險制度的推行,引入第三方機構承擔校園體育的相關風險,有效地避免了責任糾紛對投保人造成損害無法賠償的問題。因此,日本

        ????????3. 以科技助力學校體育保險

        ????????日本學校事故互助支付保險制度重視自身風險概率數據的搭建。管理者收集其互助對象群體造成各種疾病、各種傷害和各種死亡方式等事故的相關信息,并以事故發生的時間、誘因、各學段和地區作為維度進行進一步分類從而搭建起日本學校事故互助支付保險體系的風險概率數據庫,為后續的定價及理賠服務提供數據支撐。目前國內學校體育保險數據庫尚未得到建立 ,數據孤島現象嚴重。我們應借助我國信息技術發展的優勢,建立我國學生體育傷害事故數據庫,并利用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提高數據處理效率,更高效便捷地進行相關風險的管理。

        ????????4. 完善學校保險體育體系

        ????????政策性保險與商業性保險是平等協調合作的伙伴而非對立的或從屬的競爭對手,二者是經濟與社會發展穩定和完整的保險統一體中不可或缺的兩翼。除日本學校事故互助支付保險這一政策性保險之外,日本青少年體育借助本國發達的保險市場,將商業性保險也有機地融入到青少年體育保障機制中,并孕育而生了以日本體育安全項目保險為代表的“商代合同模式(政府支持籌資,商保主導經營模式)”的體育保險機制。在體育傷害事故發生場景、責任人劃分、理賠力度等保險責任范圍設定上,此體系都較好地保護了投保人的相關權益,為日本未成年體育事業提供了一張安全網。我國學校體育保險體系發展仍處于初級階段,面臨許多問題和挑戰。面向未來,需要我們高度重視,既在政策上引領,加大投入,又充分利用市場力量,發展專門化和商業化的學校體育保險,形成二者互補,協調發展的新格局。

        ????????作者: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體育金融研究中心,黃旌沛、王宇寧 編輯:丁峰

        責任編輯:王劍冰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858678
        精东传媒爸爸的爱,高中生适合使用仙女棒吗,迷人的危险在线视频

        <noframes id="3pp7n">

          <track id="3pp7n"><strike id="3pp7n"><strike id="3pp7n"></strike></strike></track>
          <pre id="3pp7n"></pre>

              <big id="3pp7n"></big>